浮生若梦,蹉跎半生。一杯香茗,茶叶在其中浮浮沉沉,恰似人生际遇,难道因果,难识轮廓。数十年光阴,顿悟却只是一枕黄粱,南柯呓语中一晃而过的梦。

情不敢至深,畏大梦一场。卦不肯算尽,道天意无常。生命中来了又走的旅人,谁烙印下不灭的痕迹,而谁只是打马即过,扬起飞舞的灰尘?不问来路,不问归途,苍渺此生,只求一期一会。那些你为某人寝食难安、辗转反侧的过往,曾经用力地刻在心间,以为它们终于融入你的呼吸,化为了你的骨血。可如今想来,却似一阵呼啸而过的风,不知不觉间,吹散了那些缭绕在心间的缠绵悱恻。像一阵突然惊醒的梦——一篇草草收尾的断章。结局已经来不及让你重新书写,注定的,只留下永久的余韵与无尽的悲伤。

夜来风雨,你算不尽那些闭上眼睛便出现的片段与场景。像是经历了无数截然不同的生生世世,明知置身于虚假,仍忍不住把眼前当作真实。以及那些在白昼不可言说的、念念不忘的、不能回首的,最终在破晓前的短暂黑暗里,你才得以把清醒的自我剥除开,丢下一副正在沉睡的、笨重的躯壳,用轻盈的灵魂去拥抱那些“痴心妄想”,不畏世俗的眼光,大胆地去畅想,去爱。

清早醒来,但问梦里花落知多少?

你睁开眼,于是又回到了冗杂拥挤的人间。不同的情绪充斥你每日苏醒后的身体,偶尔初醒的懵懂让大脑还停留在昨晚的梦,你又想起每夜悲喜不定的结尾,甚至是不受控制的去憧憬零星几个匆忙抽身,还未看见的结局。你知道不能再次做同样的梦,正如你无法经历同样的一天。你也明了,这一切都无法更改。对于既定的事实,人类只能保留坦然接受的勇气。

有时候你会摘一枝清晨盛开的小花,就好似抓住了昨夜缤纷的梦境,把它夹在扉页,晾晒干后,换取又一个万籁俱静的夜和一个崭新的黎明。在一些难以入睡的时刻,你在酒杯间醉后又醒,醒复醉。眼前的一切在这时都如同雾里看花,水中望月,真真假假看不分明,恍惚间竟不知是梦临摹了生活,抑或是难挨的尘世,原来虚幻似梦。

月从云霭后探出小半张脸,月光似水,流淌在地面。小楼东风,吹起谁人一帘幽梦。又是谁在今夜声声诉离肠,一腔期许至夜深,终化一副缥缈的相聚之景。等那人终于心满意足地睡去了,直至辰光刺破昏暗,顺带无情的刺破划破他用无数个日夜编织出的梦境。

一盏明月作灯,照亮难眠的孤枕。蝉声阵阵,勾起夏夜七月流火。缱绻心意绕指柔,你低眸细数匍匐于脚下那夜的剪影。稀疏困意蓄势待发,亟待引人坠入迷幻梦境。

夜已深了,你偏头遥望细碎星辰,踱步山中。若有眠,枕的是月,遇的是梦。

散文组 作者:贾欣雨 作品ID :100122